新疆分社 ? 正文
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陜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揭露靠抹黑中國“成名”的鄭國恩:反華勢力的政治傀儡

2020-08-09 09:08:33 來源:環球時報
字號:
分享到:

  原標題:[深度]揭露靠抹黑中國“成名”的鄭國恩:徹頭徹尾的學術騙子,反華勢力的政治傀儡

  作者:梁玉春、李元斌、李大標

  近期,一名叫阿德里安·曾茲的“學者”不時上躥下跳,不斷臆造炮制“涉疆報告”,詆毀攻擊中國治疆政策,企圖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阿德里安·曾茲是何許人?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為“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西藏和新疆地區政策的全球領先學者之一”?

  靠污蔑中國成名的“新疆問題專家”

  阿德里安·曾茲,德國人,1974年生人,英文名Adrian Zenz,自取中文名“鄭國恩”,曾供職于“德國科恩塔爾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”,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動。自2016年底開始,此人在推特賬號上不僅頻頻發表和轉發涉疆言論,大肆歪曲污蔑中國政府治疆政策,還從2018年至今相繼編造《“墨玉名單”:關于中國在新疆拘留行動的剖析》(簡稱《墨玉名單》)《絕育、強迫墮胎和強制性節育——中共鎮壓新疆維吾爾族出生的運動》(簡稱《強制節育》)等十余篇反華涉疆報告文章,拋出“百萬維吾爾人被非法拘禁”“新疆對少數民族實行強迫勞動”“新疆對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采取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,抑制少數民族人口的增長”“滅絕少數民族文化”等危言聳聽的謬論。

  在《紐約時報》《華盛頓郵報》等西方主要媒體別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茲在美西方反華舞臺上名聲大噪,被熱捧為“新疆問題專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華政客收編,成為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課題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茲還穿梭于美國國會、歐洲議會、加拿大議會,就涉疆問題大放厥詞,鼓噪利用所謂“維吾爾人權問題”打壓中國。2020年3月,他與眾多美國政要、“東突”分子糾合,出席美國大屠殺紀念館“中國對維吾爾族人系統性迫害”主題演講活動,熱炒“新疆問題”,鼓噪在國際社會建立涉疆反華話語體系,達到“以疆制華”的罪惡圖謀。

  僅僅兩年多時間,阿德里安·曾茲以一名神學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場,儼然成為涉疆研究的“權威學者”。頗具諷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華爾街日報》采訪時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從《圣經》的世界觀出發,教育人們用基督的信息影響萬國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帶領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變得像一個傳教任務,或者說一個神圣的任務”。

  大肆造假的偽學者

  見風使舵的“學術”投機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是神學教授,理應有一顆恬淡寧靜的心,孰料卻熱衷于博取虛名,從美西方反華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徑,醉心于沽名釣譽。當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問題干涉我內政時,認為這是“出名”的良機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給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體炒作以“揚名”。現在,美西方把矛頭對準新疆,阿德里安·曾茲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點,便旋即轉向新疆,在毫無學術積累積淀的情況下,拼湊出系列粗制濫造的研究報告,博人眼球、嘩眾取寵。

  毫無操守的“學術”失信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的所謂研究報告無中生有、精心構陷,通篇充斥著謠言和謊言,學術造假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,毫無信譽可言。他的《強制節育》報告引用撒謊成性者的不實之詞作為論據,如稱早木熱·達吾提、米日古麗·圖爾蓀、圖爾遜娜依·孜堯登“被政府強制絕育”。筆者發現,這幾個名字在80%的涉疆炒作話題中多次出現,她們就是被反華勢力操控的“木偶”,按照“導演”意圖刻意編造謠言謊言。早木熱·達吾提稱自己“從教培中心獲釋后被強制絕育”——她從未在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過,2013年3月她在烏魯木齊市婦幼保健院婦產醫院生下第三個孩子后,自己申請做了節育手術,根本沒有“被絕育”。米日古麗·圖爾蓀因涉嫌煽動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視,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縣公安局刑事拘留,由于她患有梅毒等傳染病,出于人道主義考慮,縣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銷對其采取的強制措施,她從未在任何教培中心學習過,更沒有被迫服用藥物的情況。米日古麗·圖爾蓀還謊稱弟弟艾克拜爾·圖爾蓀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,后被其弟堅決否認。圖爾遜娜依·孜堯登因沒有生育能力而離婚,也根本沒有做過上環、節育手術。她在哈薩克斯坦國的“親生女兒”,實際上是現任丈夫侄女的女兒。同樣,所謂《墨玉名單》所列的311人,絕大多數根本就沒在教培中心學習過。

  異想天開的“學術”夢囈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把新疆正常招錄民警,猜測成是為所謂“拘留運動”做準備;把深受新疆各族群眾歡迎的“訪惠聚”工作,想象成“拘留運動”的“決策基礎”;把充分保障兒童上學的寄宿制學校和學前教育,臆想成“拘留運動”的“兜底保障”;把少數民族群眾自主自愿到外地就業無端揣測為“強迫勞動”。這種生拉硬扯、荒誕不經的聯想,活脫脫透露出阿德里安·曾茲“不怕不敢想、就怕想不到”的癡人說夢心態,暴露出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蠻橫無理。

  臆想連連的“學術”犯規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慣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頻頻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設”等或然性詞語,把嚴謹的學術研究變成任意猜想的兒戲,如《強制節育》中“新疆當局可能正在對有三個或以上孩子的婦女進行大規模絕育”“估計有164萬已婚育齡女性”“如果準確”;又如《墨玉名單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頁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從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進行這種假設的原因是……”這些把猜想當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結論有多少可信度?

  結論前置的邏輯錯亂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常常采取先入為主、結論先行伎倆,將先因后果錯置為先果后因,如《強制節育》預設“抑制維吾爾族出生率”結論,再羅織新疆全民免費健康體檢是“查明違反計劃生育行為”證據;預設新疆“限制少數民族自由”,然后將服務交通的治安管理攝像頭列為監控民眾自由的“證據”。這種預設結論的行徑喪失學術底線,背離學術規則和職業道德,為學術界不齒。

  竭力反華的小丑

  阿德里安·曾茲抱著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偏見和反華情結,什么無恥謊言都編得出來,什么骯臟勾當都干得出來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華勢力,他的“圣經”就是“以疆制華”的罪惡圖謀。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學術騙子,是西方反華勢力的走狗。

  反共仇共的政治鉆營者。阿德里安·曾茲在《墨玉名單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”中國問題高級研究員,該基金會于1993年由美國會批準建立,帶有濃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為“來自二十幾個國家的新納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猶太極端分子的庇護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這樣的身份開展研究,目的就是為了妖魔化社會主義、共產主義和共產黨,根本談不上什么學術立場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與“東突”分裂勢力狼狽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茲和“世維會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聯合國第39屆人權理事會議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茲與“美維協”頭目庫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參加美國“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”組織的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,并發表反華演講;2020年2月,他又聯合“維吾爾人權項目”骨干愛麗斯·安德森、吾買爾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東突”分子通過CNN公布所謂的《墨玉名單》。

  反華勢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茲曾揚言“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數據由其提供。這家機構自稱是獨立的無黨派智庫,實際上有西方多國政府背景,經費資助來源主要有澳大利亞政府、美國國務院、英國外交與英聯邦事務部、美國為主的軍工企業,以及國際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該戰略政策研究所受這些金主驅使,為其亂疆制華行動提供所謂“學術支撐”“學理依據”。

  “我們撒謊,我們欺騙,我們偷竊”,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這句自我評價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茲一系列卑劣行徑的最佳注解,這就是他們為什么能狼狽勾結的原因。可惜,這些人的圖謀不過是水中撈月的妄想。當前,新疆社會穩定、經濟發展、民族團結、宗教和諧、各族人民安居樂業,國際社會點贊支持。阿德里安·曾茲的拙劣表演,為中國人民和一切善良正義的人所不齒,只會淪為國際社會的笑柄,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。(本文起草組成員:梁玉春、李元斌、李大標)

(編輯:王小軍)
分享到:
我們的微信、中國新聞周刊
腾讯分分彩输了200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