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分社 ? 正文
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陜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鍥而不舍終解“電網頑疾”

2020-08-10 18:16:25 來源:中新網新疆
字號:
分享到:

  中新網新疆新聞8月10日電 (蒲軍、李棟)7月,正是新疆最熱的時節。烈日映射人臉,火辣辣地疼。地上熱浪滾滾,像要把人烤干。此時,塔河油田的戶外開關場,一群電力工人們穿著紅工裝,帶著安全帽在高壓隔離開關上緊張地工作。他們滿頭熱汗,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,緊緊地裹在身上,但他們好像忘記了熱,認真地做著電氣試驗。

  早上,電力調度通知:“110千伏布瑞一線A相電流突變為零!”布瑞一線斷流不是第一次出現了,早在2017年5月就發生了。該線路是油田電網的一條大動脈,事故原因查不出,可能引發全網失電。當時,電力部領導十分重視,動員了GIS開關廠家和南自保護廠家人員到現場逐一檢查電氣設備,不惜將昂貴的GIS開關解體,反復召集專家進行設備故障會診,卻始終未定位到故障點。雖然后來故障自行消失了,但這件事情卻成為了電力部領導的一個心病。

  時隔3年,該故障再次出現。電力工程部馮斌經理陷入了沉思,隨即他給技術組召開動員會,說道:“這次故障查找,大家不要有心理負擔,就當一次普通的缺陷處理,用科學的方法,逐一排查,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找出故障點。”技術員馬盛當即表態:“請馮經理放心,上次雖沒有查出故障點,但我們積累了不少經驗,至少知道故障點不在GIS開關”。

  由于布瑞一線停電,布瑞二線將承擔所有負荷,夏季溫度高,電纜重負荷運行會過熱,對絕緣破壞很大,運行風險極高。因此電調室只給了10小時的停電時間。技術組的員工們真切地感受到任務的艱巨,形勢的嚴峻!他們像一只戰斗經驗豐富的軍隊迅速投入準備,馬盛和石瑞辦理工作票和操作票,王強和史進峰準備試驗儀器,李棟和陳輝準備安全工器具,蒲軍和崔亞柯申請車輛……

  僅僅用了20分鐘,技術組就準備完畢并趕到了30公里之外的變電站。倒閘人員迅速倒閘操作,布置安全措施,許可工作。檢修人員召開班前會,交代安措,開始查找故障。每一處隔離開關和斷路器的連接點他們都不放過,仔細測量電阻,拆卸設備線夾,打磨清理再組裝,使電阻合格。隨著4組隔離刀閘,2組斷路器共54個接觸點的處理結束,時間悄悄地來到了晚上8點,故障點仍然沒有測出,大家都有點著急了。技術組專家蒲軍和崔亞柯開始了現場會診,蒲軍說到:“布瑞一線回路電流A相為零,說明回路電阻無窮大,存在斷點。現在所有測量點都只是電阻偏大,照理說只會引起發熱,不應該產生斷流。”崔亞柯接到:“說的是,但這條回路我們能測的接觸點都測過了,也打磨處理了,真是見鬼了!”一旁的鄭彬輝突然說:“能測的接觸點都測了?母線的T接線夾沒有測啊。”崔亞柯說:“母線那么高,搭梯子都上不去,除非找帶電搭火車,得向部里申請才行。”說完,鄭彬輝立即給馮斌經理打電話請示。馮經理在電話里指示:“只要有一點可能,我們都不應該放過,我這就派帶電搭火車過去。 ”

  晚上9點,戈壁霞光依然燦爛如晝,帶電搭火車來到了開關場,用拖斗將技術員馬盛送上了母線。馬盛接好試驗線后,王強在下面開始操作儀器,突然,他興奮地喊到:“電阻無窮大,應該就是它了”。大家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,紛紛圍攏過來,拆除T接線夾一看,線夾表面布上了一層厚厚的灰,導致接觸電阻無窮大。如此重大的故障,竟然出現在一個毫不起眼卻又位置特殊的線夾上。如果不是技術組全員頂著烈日細心排查,堅持不放棄,還真找不出這個非常隱蔽的故障點。

  天色漸漸暗下來,電網恢復工作仍十分緊迫,開關場的應急照明燈也亮了起來!大家協同配合,加緊恢復,終于在11點送電成功,布瑞一線A相電流顯示也正常了。

  在回基地的路上,技術員們雖然有些勞累,但通過一天的努力,大家終于找到了電網“頑疾”挖出了病根,大家心里充滿了成就感!路邊的采油機也“頻頻點頭”,似乎表達著對電力工人的感謝之情!

(編輯:閆文陸)
分享到:
我們的微信、中國新聞周刊
腾讯分分彩输了200万